北京

房租分期付款实为还贷 中介通过网贷平台变现

2018年06月29日来源:每日经济新闻行业动态责任编辑:liangchunmei

吃穿用住行,数“住”最吸睛。伴随着国家对“租购同权”政策的积极探索,人们的住房理念也出现了较大转变,租房成为大城市中年轻人满足住房刚需的重要途径之一。

根据方正证券测算,截至2017年底,中国住房租赁市场的GMV(年交易总额)在1.8万亿~1.9万亿元。对标美国更高比例的租赁人口比重(31.25%)和更大规模的GMV(3万亿美元),中国住房租赁市场潜力巨大。

面对这样巨大的市场空间,各行各业都想分一杯羹,于是,一种新型的跨界合作模式应运而生,即房屋中介机构与网络金融平台进行合作。租客通过网络金融平台可以改变过去“押一付三”的方式,采用“押一付一”的方式交纳房租。

然而,《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经过深入调查后发现,相比于过去的“押一付三”,这种新型交租模式看似减轻了租客的交租压力,但却存在较大的个人金融风险。尤其是租客在未弄清平台性质的情况下,所谓的交房租很有可能变成为中介机构还贷款。

租房

重签合同实为捆绑软件租金无奈“交了又交”

近日,租住在北京市通州区草房附近的许杰(化名)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今年3月7日,他通过北京一家小型房屋中介机构租住了一个次卧,合同规定租金“押一付三,合同期为一年”。

但许杰仅住了10多天,3月底,一名自称是昊园恒业的工作人员对其表示,租房合同上的中介机构已经被昊园恒业收购,需要重新签合同。“我当时对昊园恒业并不了解,属于被动与其发生租赁关系。给原来的中介打电话,对方表示确实被昊园恒业收购了。昊园恒业的中介还告诉我,以后可以采用月付的方式交房租,但需要下载一款叫元宝e家的软件。”许杰说。

在许杰看来,由过去“押一付三”变成现在的“押一付一”,确实能够减轻交租压力。“签完合同以后,中介让我下载元宝e家APP,索要了身份证、银行卡等信息后,就直接帮我注册了。”

与许杰的经历类似,租住在北京市通州区新城阳光37号楼某单元的韩芳(化名),也是以原中介被收购为名,被动使用上了元宝e家这款软件。

翻看韩芳提供的房屋租赁合同可以发现,2017年5月24日,韩芳与一家叫北京幸福家合房地产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家合地产)的中介机构签署了一份房屋租赁合同。租赁期限从2017年5月24日至2018年5月23日。租金为1400元/月,交付方式为季付。然而9个月之后,也就是2018年2月,一位自称是昊园恒业的中介联系韩芳,声称家合地产已被昊园恒业收购,需要租客重新签署合同,并继续缴纳剩余3个月的房租。然而,蹊跷的是,韩芳与昊园恒业签署的合同显示,租赁期限是从2018年2月13日至2019年2月12日止,合计12个月。按照上一份合同的约定,截至2018年5月23日,韩芳的租赁期限已到。这意味着,新合同的租赁期限比原来的合同多出了8个月。

对比韩芳提供的元宝e家交租记录,该软件显示的租房起止日期与第二份合同当中显示的承租期限完全吻合,合计租金15400元。

“我用元宝e家交完剩余3个月的房租就准备退房了,然而,我突然发现,软件中提示,我还剩8个月的租金没有交,合计11000多元。我都交完1年房租了,但现在又多出了8个月的租金。”韩芳无奈地对记者说。

针对付款平台多出的这8个月房租,《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以韩芳朋友的身份向昊园恒业进行了询问,对方表示:“这有可能是平台信息出现了错误,我们会帮助租客与平台联系。”然而截至记者发稿前,据韩芳反馈,自己在元宝e家上多出8个月的交租订单仍然没有被取消,逾期记录也在一天天增加。“我给元宝e家打电话,客服说,需要中介陪我一起去核实,但现在中介都不怎么接我电话了。”

交租还是帮中介还贷?租户“傻傻分不清楚”

据了解,成立于2016年的元宝e家,其运营方为元宝亿家互联网信息服务(北京)有限公司,股东为自然人宋建,持股比例100%。据元宝e家统计,2016年以来,公司旗下“房租e分期”、“家装e分期”两款产品覆盖的用户数量已经超过60万人。媒体的报道显示,元宝e家资金来源包括渤海银行等机构。

在北京申请贷款买房是现在非常普遍的一种购房方式了,毕竟以现在的房价来看,购房者一次性支付这么多...[查看详情]

两限房北京有什么政策
北京共有产权房申请条件 外地人在京申请共
户型动线是什么?北京买房如何挑选户型?
房屋继承须知什么方面
  • 意向区域
  • 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