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

借款一万元,输掉一套房,“现金贷”是怎样玩坏的

2017年10月26日来源:解放日报行业动态责任编辑:yaomei

作为一项金融借贷服务,现金贷在资金来源、利率水平、信用和授信审查、风险控制和催收手段等关键方面都要经受合法性考验。

日前,从事现金贷业务的趣店集团在美国纽交所挂牌上市,引发国内舆论的强烈质疑,众多业界人士指责这家企业“商业上不牢靠,道德上不体面”。近两年来饱受诟病的现金贷商业模式也因此再次被推到风口浪尖。趣店集团CEO罗敏通过媒体公开回应质疑,却激起了更大的质疑声浪,有业界人士逐条批驳了他的公开回应。深陷舆论旋涡之际,趣店股价上演过山车行情,由上市首日大涨转为大跌,单日跌幅接近20%。

作为一种金融创新,现金贷具有良好初衷,在具体经营中也确实填补了一块市场空白。数据显示,我国大约只有2亿人口持有银行信用卡。对于大量没有银行信用卡的人来说,当他们在生活中碰到手头紧,急需小额资金接济周转的时候,或者在日常消费中希望使用分期付款的金融服务时候,确实很难得到金融机构的支持。在现实生活中,亲戚朋友、熟人之间的小额现金借款经常发生,说明这种金融服务确实存在客观需求。如果有专业的金融机构提供规范化的解决方案,确实有可能把这块潜在市场挖掘出来,以提高金融服务的覆盖面,便利人民群众的生活。

然而,初衷良好只能提供起点的合理性。作为一项金融借贷服务,现金贷在资金来源、利率水平、信用和授信审查、风险控制和催收手段等关键方面都要经受合法性考验。恰恰是在这些环节漏洞百出、乱象丛生,使现金贷的商业模式受到广泛质疑,引起了业界的高度警惕。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我国线上现金贷平台已经多达上千家,线下的现金贷平台也相当活跃。在鱼龙混杂、泥沙俱下的情况下,现金贷平台的资金来源也多种多样,其中不乏涉嫌非法集资和洗钱者,给金融监管和金融安全造成了隐患。

高额利率是现金贷受到激烈批评的焦点。我国法律规定,年利率超过36%即为高利贷,超过部分不受法律保护。但事实上,目前市面上78家比较知名的现金贷平台,平均年化利率158%,其中最高的“发薪贷”年化利率竟然高达598%,可谓触目惊心。

过高的借贷利率催生一系列问题。在暴利的诱惑之下,各路资金争相涌入现金贷领域。市场在非理性过热的同时,已经为今后的泡沫破裂埋下了伏笔。由于高利率、高收益的驱动,现金贷的信用审查、风险控制十分薄弱,在有些平台上形同虚设。信用审查弱化、授信额度滥用,结果就是对许多本来无力消费的人群,也发放贷款鼓励他们消费。这种借贷行为所带来的弊病,当年重创美国金融市场的次级贷已经留下过前车之鉴。

更有甚者,过高利率还可能对借贷者的信用状况发挥反向筛查作用。也就是说,信用良好、偿还能力强的群体往往远离高利率的现金贷,反而是那些信用很差,难以通过其他借贷途径获得贷款的人才会饥不择食,选择现金贷。有报道披露,一些现金贷平台通过客户画像发现,不少借款都跟黄赌毒消费有关,而且存在较高比例的重复借贷。一些涉黄赌毒消费的客户无惧高额利率,他们反复借贷,借新债还旧债,不但使自己深陷债务泥潭,也对社会稳定造成隐患。

高利率必然导致偿付困难的后果,进而导致暴力催收等违法行为。在强大的催收压力下,一些无力偿还本息的客户继续在现金贷这个泥潭里“拆东墙补西壁”,结果债务像雪球一样越滚越大。媒体曾经报道过一起“套利贷”的极端案例,一位刚毕业的大学生向现金贷平台借款一万元,在几次借新债还旧债之后,最终竟然变成40万元的本息欠款,其父母被迫贱卖唯一住房才把欠款还上。还有个别无力偿还的欠债者,在强大的催收压力下酿成家破人亡的悲剧。

金融是一个高度需要创新的领域,金融创新也应该充分发挥市场主体的作用。但与此同时,金融创新必须严格置于法律法规和监管部门的监管之下。孟加拉国的穆罕默德·尤努斯创办的孟加拉乡村银行,以“穷人银行”的别称享誉全球。与此对照,现金贷也有跟“穷人银行”相似的市场对象和行业初衷,结果却几乎变成了过街老鼠。被“玩坏了”的重要原因,就是现金贷在资金来源、利率水平、信用和授信审查、风险控制和催收手段等关键环节都出现了一系列问题。这些问题,现在已经到了监管部门需要高度警惕,并切实防范的时候。

  • 意向区域
  • 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