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

楼市“抢上车”现象缘于预期恐慌

2017年03月31日来源:证券时报其他资讯责任编辑:xushuang

预期已成为影响楼市走向的最大因素,或至少可说是与供求关系、土地供给和货币同等重要的因素。

热钱不停窜、调控不会止。在北京(楼盘),想以假离婚、企业名义、在京就读子女名义、补缴社保等手段投资房产,估计很难了。一些死角也被堵上了,比如面积过小房屋、廊道、通道和车库等异常形态房屋,近期全部停止办理登记手续。当然,市场还在寻找漏洞,不过没关系,凡冒头就拍死。

除北京外,上海(楼盘)、广州(楼盘)、深圳(楼盘)、厦门(楼盘)都启动单身限购。没想到,去年10月深圳首开“打击假离婚”规避限购,半年后就席卷全国。奇怪了,半年内启动两次大范围调控,过去“10年9调”时闻所未闻。更奇怪的是,两次调控都直指投机炒作,房价也已高处不胜寒,居然还敢飞蛾扑火。

3月18日,见证了广州前一天“半夜鸡叫”式的调控后,上演了这样的一幕。一个朋友告诉笔者,“得亏政策出台前买了,压压惊”。笔者惊愕,难道他不希望政策落地,楼市消停后再买吗?更惊诧的是,大批购房者18日涌向不限购的增城和从化。

奇葩一幕也在环北京上演。像商量好了,众城市都规定“非户籍限购一套”。于是,开发商打出广告招牌,“名额紧缺,快点使用”。新加入的购房者,多奔着“抢上车”而购房。大城市生活越来越难,焦虑的事越来越多,但人口还往大城市(圈)涌,因为家乡和其他地方更不易,买房是“上车”的那张票。

时下,体感的CPI要高很多,大城市房价暴涨全面推高生活成本,这一过程仍在继续。同时,资产收益拉大不同群体之间的差距,甚至在无形中划分出阶层序列。大城市的成本还不止于此,限制在近年来成了政策,显性或隐性,资源获取壁垒不断架高,意味着“扎根”大城市的门慢慢关上。

吴晓波的文章《90后就别买京沪深的房子了》,详细地计算了各个时段年轻人在北京买房的支出,结论是大城市房子与年轻人无关。记得多年前,吴晓波曾说过,他每年买一套房子。自然,他在城市安然而踏实。当下,对多数生活在城市的人来说,拥有房子,才能抵御未来日益攀高的成本支出,抵御又一道未知的限制政策发布后,你能支付足够的费用获取日渐稀缺的资源。

而且,拥有了房子,或许你才能从内心深处锁定自己属于哪个阶层,才能完全摘掉“漂”的帽子,从漂浮状态锚定下来。楼市限购一来,第一个感觉就是,上车和扎根城市的门缝又要收窄了,未来“上车”更难了,甚至有可能“上不了车”。为了让自己在经济、心理、社会地位上彻底踏实,不惜离婚、压垮祖孙三代也要抢到“上车”的票,“抢上车”的需求就是这么来的。

于是,不仅真正的刚需进来了,可买可不买的需求也冲进来了。需求一旦放大,房价上涨的预期自然形成,以资产收益对冲通胀和抵御生活不安全的需求也进来了。当然,嗅觉更灵敏的投机炒作自然不会错过浑水摸鱼的机会。就这样,狂热的“多头”形成了房价上涨预期,预期自我实现又让更多人加入“多头”序列。这就是为何,以房价收入比和租售比立论的“空头”完败。

很多人认为,楼市政策“亮底牌”或许助长了多头气焰。今年经济工作的主题是“稳增长”和“防风险”。映射在楼市政策上,一方面就是三四线城市要去库存,另一方面就是房价不能大跌。此时买房,综合收益相当于截距已知、斜率为正的向上曲线,风险是锁定的,实际收益可能会很大。

当下,预期已成为影响楼市走向的最大因素,或至少可说是与供求关系、土地供给和货币同等重要的因素。这种预期,不仅仅是房价上涨预期,还是新市民预期自己能否抢到彻底立足城市的那张车票。对中产阶层来说,则是预期能否抢到加固自己可能滑出“中产序列”那道脆弱屏障的一张车票。对高收入者来说,则是预期能否抢到一劳永逸地实现财富自由的那张车票。

订阅楼市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