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

河北破题环首都区域“围城”

2017年03月27日来源:北京商报其他资讯责任编辑:xushuang

河北环首都围城式发展方式将终结。日前,河北省政府办公厅日前印发《关于加强京冀交界地区规划建设管理的实施方案》(以下简称《方案》),旨在强化京冀交界地区城镇布局、生态空间、基本公共服务、社会管理的衔接协调和有效管控。《方案》的出台也标志着河北环首都周边区域发展模式的彻底改变。在叫好的背后,我们也应理性地认识到,这份《方案》仅是政府职能部门在京津冀协同发展国家战略下,对区域经济发展理念的体现,在实施层面该如何探索出一条行之有效的路径?

剑指“围城”

《方案》中明确,今年上半年,河北省将统筹做好北京城市副中心与三河市、大厂回族自治县、香河县约2000平方公里区域和北京市大兴区与廊坊市广阳区、固安县、永清县、涿州市约3000平方公里区域的规划建设管理工作,建立健全法治化、制度化、规范化的协调机制,框定总量、严控增量、盘活存量、优化结构,完善严控新增和扩大各类开发区、城市新区以及严防房地产过度开发的具体措施。

据了解,河北省三河市、大厂回族自治县、香河县、廊坊市广阳区、固安县、永清县、涿州市与北京市通州区、大兴区等地域相连(以下简称“交界地区”),在规划建设北京城市副中心、北京新机场临空经济区,有序承接北京非首都功能疏解、推动京津冀协同发展中发挥着重要作用。

京冀交界地区,多年来的发展都围绕着北京,在“摊大饼”式的发展过程中,忽略了承担分流的任务,导致这张“大饼”越摊越大,实施方案的推出,有望将“大饼”切开,恢复区域的特色发展。对于交界地区的城镇,河北省将要严格控制开发强度。划定河湖保护线、绿地系统线、基础设施建设控制线、历史文化保护线、永久基本农田和生态保护红线,严格控制城镇建设区、工业区、农村居民点等开发边界,防止城镇“摊大饼”式扩张,严禁环首都围城式发展。积极稳妥推进户籍制度改革,合理确定户口迁移落户条件,完善居住证制度,引导在交界地区城镇稳定就业和生活的常住人口有序实现市民化。

《方案》中对开发强度也做了规范,对于环境保护方面也要下功夫。据了解,河北省将推进村镇垃圾污水治理,90%以上村庄的垃圾得到有效治理,6月底前完成非正规垃圾堆放点排查工作。各市确定1个县(市、区)作为全省垃圾分类处理示范县(市、区),全面推进垃圾资源化、减量化和无害化处理。深入推进小城镇污水处理设施建设,制定重点镇污水设施建设三年行动计划,40%以上的重点镇具备污水处理能力。

同时,根据计划,今年河北省还将完成重点培育的100个特色小城镇总体规划编制,加大特色小城镇培育力度,落实赋予部分县级经济和社会管理权。建立特色小城镇建设发展评价体系和建设项目库,重点抓好基础设施、公共服务设施、民生保障、特色产业项目建设,尽快补齐短板,提高综合承载能力。

“北京整个区域资源环境有限,环境承载力有限,在这样的情况下,就不能围绕着北京周边进行过多的开发建设,否则的话就会影响北京的总资源,周边地区要与北京形成联动发展的效应,承接北京某些功能的疏解,形成与北京某些功能相配套的功能培育,比如建立有功能特色的微中心,创新功能、大学的教育功能、专业化的医疗功能。”北京市社科院副院长赵弘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只有这样做,这张“大饼”才能切开,人人都能吃到。

“睡城”不“睡”

由于近年来北京的房价越涨越快,许多“北漂一族”都选择到邻近北京的河北买房,两地通勤。在国贸某企业上班的小周就住在香河,每天上下班,他花在路上的时间将近5小时,早上6点就需要从家里走,这样的生活小周已经过了两年了。小周告诉北京商报记者,河北的家存在的意义就是睡觉,自己大多数的时间还是在上班,仅有周末才会在家里休息一天,由于香河的娱乐生活配套相对北京来说落后,因此小周更多的还是周末在北京逛街,如果晚上在北京逛得晚了,错过了末班车,小周就在朋友家睡一晚。在北京,像小周这样的人不在少数。

其实,小周的状态也是河北环北京周边区域“摊大饼”式发展的一个鲜明案例。

针对两地通勤的现象,北京财贸职业学院研究员赖阳向北京商报记者解释道,近年来北京“摊大饼”式的发展导致周边出现了一圈“睡城”,这些“睡城”中很大一部分的人还是要到首都的中心城区就业,通勤的压力以及对北京交通的压力仍然很大,这样在京津冀协同发展的过程中,既没有解决北京人口分流与就业外移,也没有解决河北地区人口就业与环境的红利问题。

《方案》的印发,在很大程度上将令这些“睡城”睡的功能减弱,更多的则是当地产业的特色发展。产业的发展离不开便捷、通畅的交通,于是,河北省也将发力推动公共交通互联互通,严禁环首都围城式发展。推进交界地区与北京客运班线公交化改造,合理布局停车设施;推进北京城市轨道服务向河北省延伸,有序推进城际轨道交通建设;推进交界地区综合客货枢纽建设,重点推进固安综合客运枢纽等项目建设。交界地区与北京同步提前报废老旧运营车辆及黄标车,鼓励使用新能源公交车,2017-2019年新增及更换的公交车中新能源公交车比重应分别达到60%、70%和80%。

小周对北京商报记者说,目前他的朋友已经有在河北落户的了,在非首都功能疏解中到了河北,而且当地的发展也已经提上日程。小周表示,自己所在的公司也有意向迁到河北,这其中有租金压力,也有环境的压力。“河北的交通会好一些,而且我已经在那买房了,将来工作在河北的话,通勤是非常方便的,也不用像现在这么早起。”

特色待造

发展有区域特色的产业,才能带动区域的发展。去年,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发布的研究成果显示,京津冀建设工业走廊正当时,这些走廊则是发展当地特色产业的一个途径。走廊的原意是有顶的过道,建筑物的水平交通空间,也比喻连接两个较大地区的狭长地带。在京津冀协同发展国家战略下,走廊已被赋予了更多的含义:三地经济社会发展的连接线、支撑线。据初步统计,京津冀三地正在推进建设的各类走廊有4条,涉及大数据产业、设计产业、公共文化服务、生态环保等。此外,目前还至少有3条走廊正被学者建议在京津冀区域建设。

赖阳表示,最早北京的中心城二环,发展到现在六环甚至河北等城市,实际上这种“摊大饼”的发展方式,结果就是越摊越大,城市交通负载压力越来越大。边缘城市没有承担一个城市分流的功能,政府提出京津冀协同发展,是希望将北京、天津、河北三地的功能进行整体布局规划,这样的情况下,会形成在一个大的整体区域内,每一个小的区域都将有特色的功能、有相应的人群集聚,分担北京市的人口压力。

每个区域环境发展过程中,应当是按照区域的地理环境、就业条件等方面来发展不同的主题产业,形成不同的主题产业区,这些产业区应该既有核心产业的功能园区,又有围绕核心产业的服务配套,还有相应的生活方面的购物、餐饮、休闲、娱乐等功能,以及与之相匹配的在此地工作的人的居住环境。这样才能形成若干个环京津冀的城市群,每个城市有自己的重点,有自己的主题。但实际上,北京目前没有主题产业,都是围绕北京首都功能来发展的,比如大企业的总部、各大部委集中地、经济中心等,人们也都围绕北京进行活动,这实际上对于京津冀的发展没有形成带动作用。

赖阳说,发展过程中,区域要有相应的产业主题,有产业才能形成功能的集聚,功能的集聚来带动人口的集聚,从而达到与就业人口的相统一,而不仅是存在“睡城”的功能——人们还是在北京工作的这样的现象。

在执行层面,赵弘直言,尽管目前北京周边地区已经有部分建立了自己特色的产业,比如香河的家具等,但是需要注意的是,这些功能可能存在层次不足的问题,与北京所能够形成的联动也偏弱,没有实现更多北京产业的落地转移承接功能。未来发展需要注意生态容量,不能过度开发,保持适度发展形成产业。

订阅楼市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