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

毛大庆:她不经意间诠释了“房子是用来住的”主旋律

2017年03月23日来源:互联网其他资讯责任编辑:xushuang

这两天,所有有关房子的话题热度都很高。由于周五北京购房新政的出台,大量人长嘘短叹陷入买房焦虑。甚至,还催生了一名新的网红:一位万科年轻的建筑师小万,出于感慨于周六早上在自己公号上发表了《房子不是最重要的,爱才是》,瞬间阅读10万+,之后的十多个小时里,该文章被新华社、人民日报连续转发。周日早上,大量媒体追逐要采访,还有几十家让我帮助介绍,小万呢,也瞬间懵了。

在我看来,小万一个完全无意识的行为,却完美诠释了关于房地产的基本逻辑:“房子是用来住的”。

1256年前,40岁的杜甫求亲告友在成都浣花溪边盖起的那座茅屋在被大风破屋后,却又遭遇了一场夏雨,他由自身遭遇联想到战乱以来的万方多难,长夜难眠,感慨万千,写下了这篇脍炙人口的名句: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

近十年来,中国每年建造的房屋量都相当于整个俄罗斯房地产存量市场的总量。既便如此,杜甫这位诗圣若是站在今日他曾深爱过的国家某个城市的街头,或许该感慨的是:坐拥广厦千万间,安得天下志士俱欢颜。

不管有房还是无房,我非常认同小万在文章中所写的:房子不是重要的,爱才是。小万不避讳自己TOP2高校的教育背景,也与大众相同,在北京的14年,搬了7次家。然而,她心中的初心始终没有丢,她觉得“每天下班骑车回家看到可爱宝宝的时候都觉得特别幸福,只要是因爱而生的孩子,其实不拘在什么房子里,也无所谓什么好时机”。应该说,我们的80后,90后中其实还是对精神的诉求相较于物质层面的诉求更加迫切些。

实际上,在50后、60后的人群中也同样如此。我认识一位50后的朋友,他的爱人在36岁时就得了尿毒症,每周要做3次肾透析,从那时爱人便办了病退。他们和80后的独生女一直借亲戚的房子居住,家庭主要来源也是这位朋友每月做工人的微薄收入。然而,让我受惊讶的可不是这些,而是一家人积极、阳光的生活态度,妻子逢人就夸丈夫,感谢丈夫这么多年不离不弃的照顾,女儿也非常活泼可爱,从来没有因为家庭所谓“不太好”的状况影响学业和心情,几年前,女儿大学毕业后应聘到新浪网工作,其乐融融。

而与这一家形成鲜明对比的则是我所熟知的另外一位朋友,也是50后,上个世纪90年代他们在二环内分得一间十几平米的屋子,年轻时也是单位的共青团干部,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两口子在住房上、生活上有了新的追求,之后带来夫妻二人关系的恶化,唯一的女儿呢,长期在这样的家庭氛围中,得了抑郁症。每每想来,令人唏嘘。

房子到底是什么?我们打拼的目的是为了买房子得到它的所有权,或者拥有一套令人艳羡的超出自己供给能力的大house,还是房子仅仅是为我们服务,陪伴我们走完多姿多彩、永远不可能倒回的一生?我觉得,中央在2016年年底所提出的“房子是用来住的”这个方针,话语朴素却又显得弥足珍贵。

那么,在一线城市房价高企不下的当下,到底怎么落实“房子是用来住的”呢?我认为首先要看到不容忽视的“买不起房”的结构性属性;第二是看到大势所趋,看到租赁在我国崛起的蓬勃态势。

不容忽视的“买不起房”的结构性属性:有数据统计,我国2015年中国户均住房拥有量超1套,住宅存量达到200亿平方米价值200万亿。房地产失衡表现在:区域发展不平衡,大量人口持续涌入北上广深一线城市及东部沿海地区,推升了此区域房价不断走高;供求结构不平衡,从房地产的供给来看,低投入、低价位的中小户型住房供应总量不足,而高投入、高价位的豪华型住宅比重稍显过高,与相应购买人群的数量匹配度不高。

因此,国家在2016年提出供给侧改革,“三去一降一补”中的去库存就是减少房地产行业的库存。在这种情况下,我国年轻一代进入一二线城市的生活成本也将难以下降。

而为什么这么多人就是愿意到这里来呢?

在我看来,大城市特有的文化及稀缺的资源吸引着一批又一批热血青年不断来到大城市这个“围城”。这种文化就是创新、高效、平等;稀缺的资源包含教育、医疗、社会公共服务等。美国评论家简·雅各布斯在《美国大城市的死与生》说:人口稠密能加速知识的产生。在大城市,人与人之间通过交互可以互相影响,也就是不断产生化学效应,从而推动个体人的生产效率。稀缺的资源就不再赘述。

那么可以看出,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愿意放弃安稳的、宜居的三四线甚至五线城市到一二线城市,房价高不高可能不是他们所考虑的第一位,他们更希望在这里找到人生的成就感,更广阔的视野,更丰富的见识,认识更棒的朋友,经历更多的故事,等等。同时,在共享经济到来的今天,汽车是不是你的不重要,自行车是不是你的也不重要,房子呢,也同样如是,在一间可以遮风避雨的温馨小家中,你可以和家人享受甜蜜的时光,可以打开暖洋洋的灯光做一顿可口的晚餐,可以泡上一壶茶和三五好友侃侃大山,碰撞创业的灵感。

二十年前,刚刚在新加坡开始打拼的我和太太,领完结婚证,我们决定为自己买一套二手房(也是人生第一套房子),那时,我们曾为买两房一厅、三房一厅而短暂纠结。但最终,我们决定完全用自己帐上存款支付首付并用公积金还贷,不向家人借钱买超出自已能力的房子,有多大能力住多大房子,不为房子车子打工。买完房子的当天,我们全部存款仅剩三千块,一切重新开始。二十多年来,我们一直坚守这份生活价值观。我相信,把追求全部和房子、车子这些物质相联,活的不会有什么质量。

说到底,房子是为了人而服务。过去20多年,我在房地产行业一直做,就是希望让更多的人住上好房子。但是,随着房价脱离现实的涨幅,让我对这个行业也感到一些茫然。因此,2015年我决定转换一种身份,投入到创业创新的洪流里创业。

这两年,我们在优客工场、共享际项目上所做的努力,就是把工作、生活、娱乐消费一体化,也是降低城市“创造性”阶层生活成本、提升生活效率,抵消城市由于地价高企等因素对创新的挤出效应,最大程度释放城市创新活力。

有数据显示,北京首次购房年龄从2013年的30岁推迟到2016年的34岁;我曾经听一位90后的创业小伙子说,30岁以前不买车,不买房,不结婚。换而言之,我国租房人口数量在不断扩大,租赁时间也在不断延长。

在美国,许多年轻人从上大学起就养成在外租房的习惯,毕业后也往往不愿与父母一起住,在经济不宽裕和追求自由的情况下,租房已成为流行的时尚。德国呢,德国首次购房年龄在42岁。根据德国联邦统计局的数据表明,德国77%的年轻人家庭仍然是租房族。同时由于现代社会流动性在不断增加,很多德国年轻人也趋向于以租房的形式解决住房问题。就连德国总理默克尔也在博物馆岛对面租了一套雅致的河畔公寓。

到大城市奋斗的年轻人,本身就是愿意对自己不断提出挑战的富有冒险精神的群体,“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小万说得好:“我们所受的教育,从来没有承诺我们有TOP级的物质生活,更多地是让我们无论在什么样的环境中,都不失德,都不丧志。”

在一二线城市打拼的小伙伴们,城市需要你们不竭的创新注入而获得活力。这样,才不会陷入英国经济学家托马斯·马尔萨斯的观点:城市扩张的最终结果是城市覆灭。当然,这种预言也会随着城市的不断升级和人们思维意识的变化而逐渐烟消云散。

从小万的文字来看,年轻人社会价值的进步,是我们国家未来的希望。她这些走心的文字,也如撞钟般引起共鸣。人和房子的关系从来没有如今天这般敏感,我们都应该从“有房子”、“大房子”、甚至“多套房”的泥沼里奋力脱出,而被大量解放的,是潜藏在每个人心中的志气和深藏在每个人心中的,那股为了梦想而打拼、相信自己坚持不服输的中国力量。

更多新闻资讯敬请关注楼盘网北京站 热线电话:0312-5569731

订阅楼市资讯